这样的CVC,没有创业者不喜欢吧?cvc

作者: 小钱 2023-12-05 03:42:20
阅读(113)
在当下的寒冬期,CVC反而逆势崛起成为新的领军力量,刮起了一阵产业资本旋风。市场赋予了CVC诸多光环,多数创业公司都希望能够得到CVC的青睐,期待CVC能够为它导入雄厚的产业资源,帮助它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但另一方面,现在大家对CVC的理解却普遍有些狭隘,可以总结为简单的三个字,那就是“给订单”。CVC(尤其是硬科技CVC)在中国创投市场的全面崛起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情,CVC到底能干些什么,其实还有待探索。2016年成立的联想创投,是中国较早成立的硬科技CVC之一。七年时间下来,联想创投已经投出超过200家优秀企业,其中宁德时代、美团、蔚来、寒武纪、中控、珠海冠宇、思特威、海光、杰华特、第四范式等10多家企业已成功上市。这些繁多的被投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与联想集团产生了有来有往的合作与协同,其复杂多样远远超越了简单的“给订单”。“从2017年开始,我们就不断促成被投企业与联想集团的生态合作,合作金额一直在高速增长,合作方式也不断变得多元化,与被投企业形成了双向赋能。”联想创投总裁、管理合伙人贺志强如是说。图/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总裁贺志强联想集团充分发挥在供应链、品牌、销售渠道、服务体系及全球化等方面的产业资源优势,充分赋能被投企业产品应用落地、生产制造及海内外业务开拓,这样创新企业便可以心无旁骛地专注在技术研发和产品定义,建立更深厚的行业壁垒,“星辰计划”和“光明计划”就是非常典型的案例。与此同时,被投企业也在前沿创新、技术突破等方面积极影响着联想的创新产品,深入行业的解决方案,并且带来更多的创业创新文化氛围。基于多年探索,联想创投提出了独特的“CVC2.0”。“CVC2.0”的关键词依然是赋能,但赋能的内容被极大的拓展,联想创投要构建“围绕‘研产供销服’的全链条生态合作与协同体系”。我们不妨看看联想创投具体是怎么做的。智造赋能:让创业公司实现一站式量产2022年底,中科时代开始着手产品量产的事情。中科时代是一家中科院计算所孵化的明星创业公司,在国内率先提出工业智能计算机这一全新品类。自2022年8月成立以来,中科时代已经完成了多轮融资,其中包括由联想创投领投的天使轮。对一家硬科技创业公司而言,产品量产是发展早期的最大痛点之一。中科时代联合创始人兼COO刘生富告诉投中网,作为创业公司,中科时代并不准备进行重资产投入自建生产线。于是,中科时代来到供应链发达的深圳寻找量产的合作企业。这事的难点在于,工智机作为一个新品类,市面上并没有标准化的量产体系流程。且工智机要在工厂环境下使用,对稳定性和可靠性的要求都极高。为了实现量产,中科时代可能需要与五六家企业合作,分别完成贴片、焊接、装配等制造流程。刘生富向投中网表示:“先不谈经济成本,光是沟通成本和管理成本就够我们累的了。”恰在此时,联想创投与联想全球制造及工程共同发起了“光明计划”,可以为联想创投的被投企业提供一站式、多维度、高品质的“制造即服务”,即所谓MaaS。5月6日,中科时代作为“光明计划”的首个种子客户,与联想集团南方智能制造基地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把全系列产品以“包工包料”的形式全面交付给联想进行生产。依托联想在制造上的深厚积累,以及南方智能制造基地强大的柔性制造能力,联想的工程师团队快速为中科时代量身定制了完整的生产制造流程和质量控制体系。两个多月后,产品顺利下线。图/中科时代成为“光明计划”种子客户加入光明计划,让中科时代就此解除了量产上的后顾之忧。对于与联想的合作,刘生富特别强调了两件他最看重的事。第一是省心,中科时代只需要派一个工程师驻厂,整个过程不需要太多干预,“把图纸交给联想,基本上一周左右的时间几百上千台的产品就出来了”;第二是联想高标准的质量管理体系和生产管理体系,是一般的小厂很难做到的。刘生富表示,有了联想的加持,未来订单量增加到几万台,也完全不操心产能的问题。从研发到销售联想全面开放内部资源CVC与IVC的区别就在于第一个“C”,能够利用好母公司给予的产业优势,是一家CVC取得成功的基石。联想集团是一家世界级“链主”企业,内部的资源非常多,怎么把这些资源开放出来是一门学问,光明计划即是联想创投将被投企业与联想集团的智能制造生态做连接的大胆尝试。光明计划精准地解决了创业公司的量产痛点,发布以来广受关注,紧随中科时代之后,几个月来又有本末科技、零重力等多家联想创投的被投企业及初创企业相继签约加入。联想全球制造与工程制造即服务总监吴圣明向投中网分析道,对于一个初创企业来说,让它投入重资产去建设与管理工厂既不现实也不合理。另一方面初创企业的订单量相对较小,大工厂较难满足小订单的柔性需求,小工厂在品质与交期上缺少优势。而通过光明计划,联想将自己过去三十余年来打造的世界级的制造能力开放给了像中科时代这样的初创企业,通过柔性制造的方式让初创企业一起步就具备了成熟企业的制造能力。除了光明计划之外,联想创投还在做更多的事情。这样的CVC,没有创业者不喜欢吧?cvc联想创投合伙人林林表示,针对被投企业的“研产供销服”五大方向,联想都有一些资源可以放出来。其中,“研”是指产品研发,“产”是制造,“供”是供应链,“销”是销售,“服”包括售后服务。这五大方向上,联想都有成熟的生态可以接入。图/联想创投研产供销服生态体系比如说“研”,联想集团从事创新业务的联想全球中小企业业务和联想创投在2022年共同发起“星辰计划”,为科技企业提供从设备、应用到服务的端到端IT解决方案。在此基础之上,联想创投的被投企业可与联想进行产品共创。联想全球中小企业产品和解决方案总经理郑爱国认为,推进大中小、初创企业间的协同工作,为中小企业提供创新的应用场景,打造标杆案例,实现产业化落地,这对于初创企业来讲是非常大的帮助。郑爱国介绍了一个已经成功落地的案例。联想创投有一家被投企业叫作钛方科技,它致力于将原本应用于飞机的弹性波(智能触觉感知)技术,广泛推广到电子产品上。联想联想全球中小企业业务与钛方进行合作,将力度感应和手势识别技术用在了多款笔记本之中。钛方科技取得了技术产业化落地的突破,联想则为产品注入了最前沿的技术和新鲜活力,激发新思维、新产品和新业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下中国创业公司纷纷寻求出海,但面临海外市场经验不足的问题,到了海外可能是两眼一抹黑。而联想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全球型企业之一,拥有成熟的全球供应链体系、全球服务体系。联想既可以帮助创业公司在海外落地产能,也能帮它们导入标杆客户。据了解,联想创投还计划与联想SSG事业部合作发起“联合打单、共享客户资源”的出海计划。在制造、物流、政务和金融等行业,联想可以将被投企业的优秀产品和解决方案进行集成,借助联想的全球销售网络和品牌,为客户提供更加综合的垂直行业解决方案服务。赋能应是双赢而非单向的灌输通过这些尝试,联想创投好比给被投企业奉上了一桌丰盛的“自助餐”,“研产供销服”总有一件事能帮到你。这样的CVC,没有创业者不喜欢吧?cvc联想创投能做成这件事,根基还是联想的企业文化。因为联想集团有开放的心态,才给了联想创投一个开放的定位。联想创投自成立之初,就放弃了很多CVC采取的那种“强绑定”模式,选择了一种更加灵活开放的风格。被投企业与联想的合作是“双赢”的状态,而不是某一方有求于另一方。我们可以看到,联想创投被投企业与联想之间的“赋能”,并非由联想单向赋能这些创业公司,而是双方有来有往。联想可以帮助创业公司解决产能、产品、供应链、销售等各种问题,反过来看联想这边,要么获得了新的业务机会,要么实现了产品的创新,要么为客户提供了更优质的服务,总之双方都变得更好了。正是因为如此,联想创投从不担心CVC常常会遇到的内部屏障的问题。现在很多CVC都会苦恼:被投企业总是催着对接业务,但实际上作为CVC又很难去“劝服”业务部门。联想创投的做法则完全不是这样。联想创投在集团内部做了一个“被投企业白皮书”,里面有所有被投企业的产品或解决方案等信息,联想在全球的所有员工都能看到。一旦某个联想员工对某个被投企业感兴趣,随时可以找联想创投拉通,然后就是交流、引进、合作、赋能。联想创投也有不少被投企业拿到了联想的订单,联晟智达、珠海冠宇、耐德佳、思特威、钛方、飞腾、海光、微容、小熊U租、寒武纪、闪联等企业都已经进入了联想全球供应链。不过联想创投非常强调在投资时的“初心”。在投项目时,联想创投充分考虑项目本身是否优秀、市场空间足够大,未来能否有很好的发展。在投资后,我们根据被投企业不同的技术特点和发展方向,积极促成被投企业与联想集团的生态协同。这种开放的心态,让联想创投身上的“包袱”没有那么重。联想创投现在的投资方向大致是“二八”开,即80%投向IT的未来,另有20%投向原始创新的“浪漫科技”领域,如航空航天、量子计算、合成生物等赛道。由此,联想创投也能更好地扮演联想的“科技瞭望塔”。